最新资讯:
·个税扣除有望以家庭为单位 ·《职工董事履职管理办法》有望很快出台 ·上海:2008年外企工资增幅超过10% ·上海:市仲裁委仲裁管辖范围有新变化 ·全球掀裁员潮或波及中国 ·上海:人才市场受金融风暴影响萎靡不振 ·年终集中讨薪 不如平时督察 ·上海机构改革首批人事任命出炉 ·各地大学生创业优惠政策总汇 ·上海受金融风暴影响超15万毕业生就业严峻 ·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酝酿制定有关劳动人事新规章 ·到9月底19个地区调整并执行最低工资标准 ·上海职介中心公布本市四季度用工指导 ·北京:金融危机心理问诊人增一倍 85%人担心裁员 ·各省市工资水平排序 北京上海西藏居前三名 ·人保部:部分出口型企业就业岗位流失,国家已采取扶持政策 ·关注:广东东莞“亿元红包”是怎么发的? ·当前环境下保就业比保增长更重要! ·部分沿海企业不景气 300万重庆民工现返乡潮 ·【案件播报】借用他人身份证应聘惹出大麻烦 ·【案件播报】生病员工三天未交假条被开除获赔10万 ·传东莞持续涌现关停企业潮 外经贸局否认 · “裁员潮”是劳动合同法的试金石 ·宁波:劳动合同上的基本工资怎么缩水了? ·福建 城乡居民工伤赔偿“同命同价” ·【案件播报】韩籍设计师月薪3万3 被解约不服劳动仲裁到法院 ·【案件播报】员工离职前篡改公司数据库 被判承担赔偿责任 ·【案件播报】“私了”后员工再索工伤赔偿 ·社科院公布2007年全国主要城市白领工资标准 ·【案件播报】员工吵架被气死 企业缘何要担责
动态资讯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动态资讯

关注:广东东莞“亿元红包”是怎么发的?

时间: 2018/8/22 17:03:33 | 浏览: 352 | 更多关于《动态资讯

来源: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:卢翠新律师

广东东莞市民政局新任局长杨东如今天向记者透露:截至10月7日,全市临时生活补贴1.99亿元全部发放完毕,惠及19.92万困难群众。

    早在今年8月1日,东莞就已经宣称“红包”派完。在当天举行的专场新闻发布会上,东莞市副市长李小梅曾介绍:除低保边缘户外,困难群众的“红包”发放工作基本完成,临时生活补贴共发放了1.6亿多元,已上报市人大备案。当时,还有15个镇没有上报。

    现在,一波三折的“红包”事件终于拉上帷幕。

    发红包

    方案已报市人大备案

    今年6月,东莞市政府下发《关于向有关市民发放一次性临时生活补贴问题的复函》,决定为全市12.2万户籍生活困难人员和低保边缘户, 每人发放1000元临时生活补贴,以减轻CPI上涨给市民造成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红包”派发方案出炉,一石激起千层浪,在社会中引起热议。有人讥讽这是“政治作秀,拿公共财政的钱来布施”,更有专家质疑动用公共财政程序的合法性,认为“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,每花一分钱都必须经过人大的相应法定程序”。

    “对于困难群体,这是雪中送炭。”对此,东莞市委党校教授刘建中表达了不同看法,“至2007年末,东莞户籍人口为171.26万,常住人口为694.72万,财政收入达539.5亿元,东莞完全有财力和能力这样做。”南城区卖报纸的下岗职工老赵告诉记者:“现在米价、肉价都上涨了,靠卖报纸的收入维持生活很困难,补贴是件大好事。”

    针对红包发放程序的合法性问题,东莞市财政局局长詹文光表示,“红包”发放已报市人大备案,“红包”来自于财政增收节支资金。“今后,东莞市会根据国家政策和当地实际情况,继续关注民生,而不是简单地将它制度化。”

    争红包

    “一怕漏,二怕硬拉进来”

    “由于东莞市对发放临时生活补贴人数估计不足,最后发放总人数可能要超过预计的12.2万人,总财政支出可能会超出估算。”李小梅在发放开始不久时说。对此,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表示:“要实事求是,符合条件的再多也要补。”

    由于东莞镇区之间发展不平衡,加上没有统一的操作办法和具体标准,出现了村民争“红包”的现象。例如中堂镇上报人数达4.6万多人,占户籍居民总人数的62%,有多报嫌疑,实际核准人数后则大大缩水。

    “一怕漏,二怕硬拉进来。干部亲属特别要严格把关。”大朗镇社会事务办的小韩说,“万江区在确定补助对象时,规定家里有空调、钢琴等贵重物品和有劳动能力而无正当理由在家的不纳入补助范围。”万江区党委委员叶爱青告诉记者:“万江区对申请名单进行了逐户核查,并公示。”时任东莞市民政局局长杜度说:“民政局只有全市低保对象3.6万人的数字,占全市户籍人口的2.15%,对低保边缘户以前没有做过统计。对于个别镇的数据差距过大问题,有两个镇退回重新审核。”

    由于民政局重新审核把关,10月7日,全市核定出符合补贴标准的困难群众19.92万人,发放临时补贴1.99亿元,比原来预算增加了7000多万元。

  议红包

    “花在了刀刃上”

    对于东莞在发放“红包”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表示: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难免会扎破手,吃错部位。过分地指责创新中出现的问题,等于扼杀创新。临渊谈鱼,‘高’在‘进’而结网。”那么,东莞应“如何结网”?

    东莞的“亿元红包”,既反映出政府公共财政的民生责任,又引发了社会对中国福利制度改革的进一步探索。

    对大岭山镇水朗村低保户刘世权来说,千元补贴多了一层含义:刚考上大学的二女儿的读书生活费终于有了着落。

    “东莞让公共财政承担起民生关怀的责任,‘红包’花在了刀刃上。”广东省社科院教授丁力认为,“当政府财政达到一定规模,还利于民应成为人性化政府的决策考虑和选择。”

    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郭巍青说:“公共财政用于民生领域,缓解了民众困难,有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。”

    另外,关于中国目前的福利制度,广东省民政厅王小波认为:“东莞的做法是一条切合国情的派发路径——并非全民共享的‘普惠性社会福利’路径,而是定向发放给最有需要的低收入人群的‘救济性福利制度’的思路。”也就是说,中国国情决定了我国社会福利制度首先应立足于“雪中送炭”式的社会救济,而不是“锦上添花”式的全民福利。

上一篇: 上海机构改革首批人事任命出炉
下一篇: 专家估算4万亿投资将拉动明年GDP1.8个百分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