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资讯:
·个税扣除有望以家庭为单位 ·《职工董事履职管理办法》有望很快出台 ·上海:2008年外企工资增幅超过10% ·上海:市仲裁委仲裁管辖范围有新变化 ·全球掀裁员潮或波及中国 ·上海:人才市场受金融风暴影响萎靡不振 ·年终集中讨薪 不如平时督察 ·上海机构改革首批人事任命出炉 ·各地大学生创业优惠政策总汇 ·上海受金融风暴影响超15万毕业生就业严峻 ·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酝酿制定有关劳动人事新规章 ·到9月底19个地区调整并执行最低工资标准 ·上海职介中心公布本市四季度用工指导 ·北京:金融危机心理问诊人增一倍 85%人担心裁员 ·各省市工资水平排序 北京上海西藏居前三名 ·人保部:部分出口型企业就业岗位流失,国家已采取扶持政策 ·关注:广东东莞“亿元红包”是怎么发的? ·当前环境下保就业比保增长更重要! ·部分沿海企业不景气 300万重庆民工现返乡潮 ·【案件播报】借用他人身份证应聘惹出大麻烦 ·【案件播报】生病员工三天未交假条被开除获赔10万 ·传东莞持续涌现关停企业潮 外经贸局否认 · “裁员潮”是劳动合同法的试金石 ·宁波:劳动合同上的基本工资怎么缩水了? ·福建 城乡居民工伤赔偿“同命同价” ·【案件播报】韩籍设计师月薪3万3 被解约不服劳动仲裁到法院 ·【案件播报】员工离职前篡改公司数据库 被判承担赔偿责任 ·【案件播报】“私了”后员工再索工伤赔偿 ·社科院公布2007年全国主要城市白领工资标准 ·【案件播报】员工吵架被气死 企业缘何要担责
动态资讯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动态资讯

当前环境下保就业比保增长更重要!

时间: 2018/8/22 17:03:33 | 浏览: 349 | 更多关于《动态资讯

来源:荆楚网   责任编辑:卢翠新律师

国家统计局20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经济保持了平稳较快发展。不过,与去年同期相比,前三季度中国GDP增速回落2.3个百分点。


     分析人士指出,当前中国经济增速的回落,既是主动调控的结果,也是外部经济环境变化的结果。在新的形势下,保经济增长应该成为宏观政策的主要着眼点。


     当前,宏观经济形势不容乐观,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传导至实体经济,许多中小企业面临困境,甚至破产。在我看来,比“保增长”更重要的是“保民生”。党的十六大报告指出:就业是民生之本,扩大就业是我国当前和今后长时期重大而艰巨的任务。因此,如果发展是硬道理的话,那么,就业则是硬道理中的硬道理。


     萨缪尔逊在他的《经济学》中指出,国家宏观政策主要有四大目标,即高水平和快速的经济增长、高就业率和低非自愿失业、稳定的货币和物价以及国际收支平衡。


     尽管GDP增长与促进就业具有同一性,但是,保持增长的宏观经济政策并不必然意味着保持就业。在1998年,中央实施过一轮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,旨在刺激消费和投资需求,以推动经济增长。然而,这些措施并没有显著地推动就业效果。


     当时,政府主导的投资行业主要是农林水利、交通通信、环境保护、城市公用事业等,而这些投资领域恰恰是吸纳就业能力较弱的行业。甚至,当初一系列的宏观经济政策,不但存在“逆就业”倾向,还造就一批垄断行业,电信、电力等就是在那时候开始做大的。


     宏观经济政策单纯的GDP倾向,而信贷政策则偏好大企业、大项目,这些也为以后的投资过热埋下了伏笔。一方面GDP连续数年高速增长,房价节节攀升。可另一方面,居民工资增长乏力,社会保障体制不够健全,国内需求仍然不足。


     正如有人所言,目前的高失业率,有很大的部分是自然失业率,主要是由劳动力市场不健全、产业结构调整和各种不利于就业扩大的规制而产生。
    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,我国的就业增长主要是通过中小企业、民营经济以及非正规经济,通过逐渐发育起来的劳动力市场机制所创造的。


     当前,人民币升值,信贷紧缩,又发生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,许多中小企业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,中小企业破产的消息不时传出。从“保民生”、“保就业”的角度出发,宏观经济政策先要挽救的,正是中小企业,他们才是国民经济的基础,事关民生,也是社会稳定的根本所在。


     而且,就民众关注的角度来看,这些年来,民众对失业问题的关心已经逐渐超过了对GDP增长的关心。2001年,英国BBC公司援引美国、香港和中国内地三家公司的调查数据时就指出,“失业已经变成中国人最关心的社会议题”,其次是住房和医疗保障、经济增长等。


     经济学家赵晓认为,相比促进经济增长,政府在社会就业中负有更为重要的责任,他认为,农民进城、充分就业是实现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,而我国的宏观政策,也应从“促进增长”转向“充分就业”。


     比“保增长”更重要的是“保就业”。为避免重新走入1998年的“逆就业”调控陷阱,我们的宏观调控政策有必要进行全面的反思,具体地说,就是政府在引导投资时,应参照各行业的就业吸收能力来确定重点投资领域的优先顺序,国家的信贷政策也应充分重视中小企业的诉求。

上一篇: 上海机构改革首批人事任命出炉
下一篇: 专家估算4万亿投资将拉动明年GDP1.8个百分点